Menu
Woocommerce Menu

登陆界面:她真的存在

0 Comment

本文摘要:人活了一辈子,就是情字,在现实世界得到,去小说世界合适。

登陆界面

人活了一辈子,就是情字,在现实世界得到,去小说世界合适。恋人一深,无意识地把她当作现实人物,人的大脑就有这样愚弄自己的功能。我妻子是个女孩,我不管她是现实还是幻想。只是,一个头已经被两个人使用了。

我从女主角的角度感受到世界时,女主角自己没有的意识、感情和思维都没有,怎么能说她不是生命呢?我不能说这个生命有一段时间了。当我读小说时,她需要不存在。当我回到现实世界时,她睡在小说世界里。

一个大脑只能用于两个人,为两个人构建自己不存在的意识,为两个人获得思维运行,为两个人获得记忆存储的区域。但是,这只限于小说的世界,在现实的世界里这样做的话,就会出现身份认知障碍。

身份认知障碍是一种心理疾病,但与双重人格和精神分裂不同。双重人格患者可以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人,但有两种性格完全不同,精神分裂患者反映为过度的病态和猜测。身份认知障碍患者大多是演员,拍电影时演戏太多,几乎把自己作为戏剧的角色,拍电影已经结束时,精神上接近现实世界,把自己作为戏剧的角色。而且,现实生活中的一部分场景与戏剧场景相似的情况下,演员在意识上回到戏剧中,反而兼顾戏剧中的人物。

有些观众看电影太迷恋了,几乎把自己当成电影中的人,记得现实世界的自己。电影剧到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回到温暖的家的场面时,这个观众突然供电,眼前很暗,他的第一反应竟然告诉女主人公别着急,去找手电。

他找到手电后,发现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,他感到很痛苦,原本爱的女孩明显不存在,刚才是温暖的家庭生活,现在只有黑屋和寂寞的自己。然后他更加沉迷于那部电影,十次,二十次,重复看,他想醒来的时候。身份认知障碍很危险,忘记有个人,沉迷于电脑游戏,游戏中可以从桥上跳下来,结果他从网吧出来,斥责天桥太麻烦,需要从桥上跳下来。

未来真的和幻想的界限不模糊,现在有虚拟现实的电子眼镜,有很强的真实感。人的眼睛把图像的光信号变成电信号,通过视神经传授给大脑,将来的技术必须通过人的接口(人的大脑和电脑的连接口),通过电信号传授给视神经,不用眼睛就能看到事物。

那时候人类大量的時间生活在虚拟世界中,而且人死后,生前的思维和记忆,不会被做成智能化虚拟人,在虚拟世界中获得永生。人们在虚拟世界和已经去世的家人。老人在虚拟世界中重拾青春,全新体验幸福的青春生活。

总之,未来的人类不会依赖虚拟世界。现在很少有人误解现实世界和文学的虚拟世界,但将来没有很多人误解,很多人患有身份认知障碍。未来,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,机器人没有终极的容貌和终极的性格,这是人类比不上的,当时没有人爱上机器人。机器人不是现实的人,就像作家爱上的女主角也不是现实的人一样。

未来人类和机器人的爱情不会普及。当时,作家爱上了女主角,类似于人类爱上了机器人,也不会被大家解读和接受。现实爱情应该如何界定?有了她,有了现实的爱吗?世界上很多女孩执着于男孩子,喜欢男孩子的钱和男孩子的协助,但本质上是利用真人欺骗恋人。小说中的女主角是谎言,作家用真相写的小说是假人真的是恋人。

如果你去找一个不懂痴情的贪婪女孩,这辈子的代价是徒劳的,你最好去文学世界体验你确实的爱。许多人仍然期待在现实世界中寻找真正的爱。也许太难了。

当真我退出了。为什么很多人不懂痴情?第一,不知道幸福:恋爱来自魅力,女孩子的内在美和外在美构成魅力。因此,感觉接近幸福,感觉接近魅力,感觉幸福弱,感觉魅力弱。

第二,恋人自己多了,恋人少了,个人性欲强了,恋人性欲弱了。俗话说上天为你重新开门,就不会为你关另一扇门。

如果一扇门不重新打开,另一扇门也会关闭。我沉迷于文学世界,另一个原因是现实世界把我赶出去,如果没有文学世界,我在这个世界上明显没有立足点。大多数人赞成的事情,出现了生活常识,谁违反了生活常识,就不会被大家嘲笑。

但是,俗话说真理只属于少数人,像我这样的少数人不会被多数人所取笑。而且,越是洁白的东西,越容易被污蔑,幸福、痴情、完全、诚实、淡泊名利、脱俗的人,出现了被污蔑和误解的选择对象,也是最适应环境不能现实世界的人。人们把我看到了现实世界的边缘,说:别再逼我了,后面是悬崖,我已经走不动了。

但是,人们无视我的话,然后向前逼迫我,最后跳下悬崖。掉下来的时候,我以为完全结束了,幸好悬崖下面是湖,爬上湖岸,周围是美丽的樱花树,树根下面坐着可爱的女孩,树边上挂着品牌。我喜欢回到幸福痴情的文学世界。

女孩看到我,跑完了,和跳崖的人们不同,她友好地邀请我,带我玩游戏。她出生于文学世界,从未见过现实世界,所以美德的心从未受到污染。我之后一见钟情地爱上了她,从那以后,我和她住在幸福痴情的文学世界里,我的心也受到了治疗。

但是,伤疤忘了疼痛的我,抛弃了爱的女孩,回到了现实的世界,想要新的开始,想带进大家。但是,我想要的很简单,这次人们伤害了我,最后又从悬崖上跳了下来。我爬上湖岸,那个女孩在岸边等着我,从我离开她那天起,她还在那里等着我。

我跑过去站起来说:我不会再离开你了。幸福的文学世界离现实世界不远,在悬崖下。人们看到,因为人们不愿意往悬崖下看,人们总是讨厌朝天往低处看,看到低处的地位,看到顶层人的奢侈生活。我曾多次仰望高望的人,没有看到幸福的文学世界,害怕的时候掉了头,看到了期待。

当我第二次跳下悬崖时,我让那些引导我的人低头看看。只要尼克低头,他们就能看到幸福的世界。人们开玩笑说:既然很幸福,就送你去吧。他们一直不低头。

从那以后,这几年,我很久没有仰望了。我只要平视屏幕,就能看到她。

本文关键词:亚博网页,登陆界面

本文来源:亚博网页-www.vxhkct.com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