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Woocommerce Menu

:《时光信差》终 | 他脸红了!

0 Comment

本文摘要:第一章:10年后再次相遇的话,结婚吧第二章:时间信差②|夏天的同学,你还爱我吗?

到达目的地。少女长大后一口气说:回来,送来十年的长信还是很累啊。嗯,寄来信后不吃大餐吧……她抱着头看着周围。

来了好几次,这条街都一样安心。她把义统放在外面挂的邮差包里。那么,到达吧。

她踩着青石路面前进,路边的咖啡店敲着莫文蔚的爱,这首1998年发售的歌,至今仍保持着丰富的生命力,莫文蔚独特的声音,总是给人一种明亮孤独的感觉。像这个季节的阳光一样,照在身上,想闭上眼睛睡觉。17岁的夏季雪上苏城第一高中,位于与水街隔开的凤凰城。

现在是午休时间,校园很安静,三号教学楼通过屋顶天台的楼梯,夏天的雪躺在这里,她抱着倪匡的卫斯理全神贯注地看着。阳光利用她右后方的窗户堕落,温柔地落在她身上,和十年后的夏天雪几乎不同的感觉,她平静美丽,像进水的莲一样安静。这个时候的夏天雪是很多男性喜欢的对象,一起说,有多少男性在学生时代,没有悄悄地讨厌这样无法控制的人?低沉的微风,安静的下午,舒适的地方又有点烦躁。走廊通向楼梯的白墙边站着少年,少年和躺在楼梯上的少女,有几步的距离。

那个过于俊美的脸再粗壮的身体,总是给人一种女孩子的错觉。因为紧绷,他用双手抱着拳头的耳朵在两边,他觉得是个喜欢的少年,排便也不用力,只是听到她翻书的声音脸红。他是敬意,十年前没有给自己穿上伪装的敬意。他手里拿着笔记,笔记上写着明天午休,十三点一刻,图书馆二楼的借阅室。

知道想起了什么,他抱着手捂着脸,指缝之间可以看到,他脸红了。该怎么办,数到这里,已经花了他很少的勇气。哎,自己还感叹不行。

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,他最后不能进入最后一步,他背离墙壁,像战败的野狗一样,握着笔记跑进厕所。他把笔记放进口袋里,第一次拿着冷水拼命拍电影,镜子里的少年好像要哭了。

这样讨厌的自己,这样无能的自己,让少年感到敬意。明天,必发。

他这样对自己说。最后一节课结束了,夏天的雪把教科书放进书包里,和几个好女孩一起进了教室。女孩子们聚在一起,讨论的话题只不过是帅哥明星,还是学校帅哥男孩。在等车的公共汽车站台前,夏天雪无意识地在人群中寻找身影。

没有让她沮丧,那个总是讨厌低头的男人静静地站着,他的样子还是一个人。感觉到夏天雪的眼睛,男人抱着头看着,视线在半空接触的瞬间,夏天雪听到自己跳跃的心跳声,她假装不小心打开了视线,男人也很快低下了头。他们离得不远,她可以看到他的红脸颊。

每个时候,她的脸也不会变白。边上热情聊天的女孩们没有意识到这短短几秒钟就出现了异常。这是一款只有她和那个男生告诉你的秘密游戏,没有人告诉你,在十七岁的年纪里,夏天的雪和敬意之间,有一种情绪在这样的探索和触摸中生根发芽。

夏天雪跪下的公共汽车很快就来了,她鞠躬和朋友们告别,还视线的时候,眼睛不小心从男人身上掉下来,他低下头,耳朵里塞着耳机,也知道在听什么歌。公共汽车还有机会,夏天雪去找方向椅子,跪下来进了车。她真奇怪,从学校通过的公共汽车,一般都是满座的状态,为什么今天没有这么多机会呢?也许是刚才进来的,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,夏天的雪也不太想要。

她靠着窗户闭上眼睛,沉睡了。你知道多久了,她突然醒来,醒来的时候车上除了司机以外只有她。

怎么回事,她上错车了吗?但是,窗外每天都能看到的熟悉的风景。你睡着了呢。

夏天雪后的座位上,戴着平顶邮差帽的少女躺在那里。夏天雪吓了一跳,她回来了,首先看到的是少女剪刀向她递来的信。

夏天雪呆呆地说:我的?夏天的雪。少女低头说:是你的最后。夏天雪无意识地相接是什么情况?情书?但是,这么朴素的笔记,不是情书吧。

她低头一看纸条上的字,收件人和寄件人都写着夏天雪的名字,问候地址栏上写着十年前这三个字。十年前?这是新发表的全体游戏吗?嗯,这封信是未来的你,寄给现在的你。女孩说:我说这有点难以置信,请相信。

亚博网页

这封信确实来自十年后。但是……这是怎么可能的?夏天雪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少女,公共汽车还在进行,两侧的风景急速衰退。你是谁?我?少女的头笑了。我是号码1003号的时间信差,可以叫苏曼。

时间信用不好吗?夏天雪瞪着大眼睛。奇怪的是,这显然是荒谬的事情,但她有直觉,这个曼的少女没有说。苏曼从邮递包里改变了牛皮色的笔记本,盖上夏天雪证实签名的签名栏,她拿着夏天雪的笔说:很难写字。夏天雪收到了那支笔。

笔记本上,苏小叶来的栏里写着夏天雪十年后的信,写着送信。怎么回事,10年后的信?夏天雪茫然地看着苏小叶说:你给未来的自己写过信吗?确实是这样。苏蔓确认了地点,把夏天雪上签字的笔记本还回来,和同笔一起敲邮件包起来。喂,等一下!夏天雪无意识地喊着。

这个声音好像是扫除午夜十二点的魔法咒语,在原来空荡荡的公共汽车上,突然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聊天声音,公共汽车上空着的座位满是人,躺在她后面的椅子上的不是奇怪的信差,而是白发的老太太。你在做梦吗?她用力剪刀自己,很痛。这种疼痛和手里握着的信一起说:不是做梦。-连载中结束-(小着说:连载中来到这里,对大家说你。

讨厌的朋友可以反对我们的实体书哦。已经预售了!可以在当当网/彭林拾贝图书专卖店/中南天使图书专卖店等销售哦)还没有结束,星期四的热预售!。

本文关键词:亚博网页,登陆界面

本文来源:亚博网页-www.vxhkct.com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